(原标题:新疆厕所沉尸案被告人无罪后上诉:不是证据不足,是没有证据)

再审改判无罪仅7天后,新疆库尔勒“厕所沉尸案”当事人李建功向法院提出上诉,要求对无罪判决所依据的理由和法律适用进行修正,改判自己完全无罪。

此时此刻,各行各业都面临着痛定思痛的改革之路。对投资人来说,“广撒网、多下注”的投资逻辑将不再成为猎捕独角兽的资本之道,与之相对的则是多看、多听,具备耐心陪跑的长远目光;从创业者的角度,回归商业本质,让客户为产品买单,成为比打磨PPT更重要实际的丈量标尺。

(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

苏鹏飞先生专注人工智能及机器人领域软硬件开发,主持公司多项智能机器人研发工作,获多项发明专利;吉林大学、燕山大学、北京工业大学等多所高校外聘教师。

十年一次新旧轮替的跑道交汇在了2019年。

李建功认为,上述法条适用错误,应依据刑诉法第二百条第二项认定其无罪,即,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

2008年7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建功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李建功不服,提出上诉。同年11月7日,新疆高院复核裁定,维持一审判决。

农二师法院认定李建功无罪,依据的是刑诉法第二百条第三项,即,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此后,李建功和家人持续申诉,直到2016年7月,新疆区检察院决定对李建功案启动复查。2018年12月6日,新疆高院对此案做出再审决定。7天后,新疆高院认定李建功故意杀人罪“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遂将该案发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中院再审。

“(希望二审法院)让上诉人得到事实清楚的、彻底的无罪,提高刑事司法过程中对排除非法证据程序的认识,以及该程序应有的法律效果,健全错案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建立科学的司法理念,进而推动司法文明。”李建功在上诉状中写道。

2019年,创业投资市场迎来调整重塑,跌宕起伏的剧情就像上一个互联网时代结束留下的余震,令本来就有些迷茫的创业氛围更加人心惶惶。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法院认为,本案的起因、犯罪动机、犯罪目的、犯罪现场、作案工具等关键证据均不在案,起诉书指控李建功犯故意杀人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不予支持。

(二)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

从帮助未成年人犯罪者回归社会的角度来看,在司法实践中落实《实施办法》中的有关规定,能够减少相关的歧视和排斥,帮助未成年人犯罪者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据浙江省检察院统计,自2016年以来,全省检察机关通过及时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记录,让145名涉罪未成年人顺利考上了大学。这毫无疑问有助于撕掉贴在未成年人身上的“犯罪”标签,避免因社会歧视等因素再次将他们推向犯罪的边缘。有“罚”更要有“爱”,封存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给他们多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们重新走上正途的路才会更光明。

法院:关键证据均不在案,杀人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过去十年,移动互联网高歌猛进,新的商业模式应运而生,任何诞生于风口的项目都曾被捧为“明星企业”。

无论是年轻一代的企业家、还是新经济时代的创新思路,必将在下一个以技术变革为驱动力的十年里迎来更多产业机遇,产生新的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这当中,也将蕴藏着巨大的创新投资机遇。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为了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重新蓄力,2019年,猎云网携全新品牌“新势力(New Force Summit)”亮相。12月10~11日,我们将齐聚北京望京凯悦酒店,开启“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带来一场汇聚近百位投资人、5000+创业者、500+媒体的年度盛会,为创新势力开启新十年搭建产业互联、互动的平台!

李建功:排除非法证据后,无任何证据指向本人

NFS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New Force Summit新势力品牌峰会),我们将见证这些新势力的风采。 New Force Summit ,重点聚焦新经济体系及新产业结构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企业家。峰会期间,会举行一年一度的颁奖盛典,旨在挖掘创业新生力量,致敬新商业世界的创业领袖。

(三)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李建功认为,“证据不足”的前提是要有直接或间接证据指向其犯罪,只是达不到建立可以认定事实的证据体系,而本案在排除了非法证据以后,无任何证据指向他,“足”与“不足”的问题无从谈起。因此,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33条规定,李建功就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问题提出上诉,请求对无罪判决适用法律进行审查,并进行修正。

再审开庭时,出庭检察官宣读公诉意见称,本案据以认定李建功实施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其本人的有罪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相印证,且李建功对关键事实的供述前后矛盾、说法不一、反复不定,李建功作案时间、作案过程、被害人曹某某的衣着特征等关键情节得不到其他证据的印证,尤其缺乏客观证据的印证,“现有证据与指控事实之间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能证明曹某某系李建功所杀,不能由证据得出唯一的结论,案件证据不足,尚未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程度。”

第二百条 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2019年12月3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中院再审宣判李建功无罪。无罪判决书显示,通过相关证据的调取,控辩双方及再审法院均认可,在侦查阶段李建功供述形成的17份讯问笔录、审查起诉阶段形成的2份讯问笔录,证人李娟在侦查阶段形成的5份询问笔录,系非法收集而来,属于非法证据,应予全部排除。

2007年,库尔勒某水泥厂一名75岁退休女工曹某某被发现溺毙在水泥厂一间厕所内,居住在附近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银纺公司的员工李建功被锁定为嫌凶。

李建功在上诉状中写道,本案不属于“疑罪从无”的情况,不应当认定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再审法院认定其犯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存在错误。

李建功申诉代理人、律师王誓华向澎湃新闻证实,李建功已于12月10日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递交了上诉状。

北京钢铁侠科技产品总监苏鹏飞应猎云网邀请确认出席!

北京钢铁侠科技产品总监

以及两高三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五条,即,人民法院排除非法证据后,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案件部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依法认定该部分事实。

最终,法院采纳了公诉机关的公诉意见及辩护人的无罪辩护意见,判决被告人李建功无罪,并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

“新势力”代表未知,也往往意味着强大的生命力。

李建功递交的上诉状  律师王誓华 提供

再审:19份有罪供述及5份证人证言系非法证据

我们应该明确,在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中,不论是犯罪者还是受害者,他们的合法权益都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在国际上,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也已成为主流。比如《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中规定,对未成年罪犯的档案应严格保密,不能让第三方利用,也不得在其后的成人诉讼案件中加以引用。

12月3日,被改判无罪当日下午,李建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后续将申请国家赔偿,以及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至于更为长远的生活规划,李建功称,暂时未作打算,“我五十多岁了,年龄大了,腿脚也有病,行动不便,没法去外面找工作,只有在家里守着。”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12月10日,澎湃新闻从李建功申诉代理人、律师王誓华处获悉,李建功已于当日向新疆高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递交了上诉状。

李建功在上诉状中写道,该案无任何证据指向其犯罪,不属于“疑罪从无”的情况,不应当认定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再审法院认定其犯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存在错误。

NFS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12月3日上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法院再审改判了这起12年前的案件。判决书显示,再审法院认定,李建功在接受警方讯问时做出的有罪供述,及其女儿李娟的证言均为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最终,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判决李建功无罪,并当庭释放。

优秀的企业更加需要被大众所拥抱,让我们共同见证2019年!

家长有了控制之“器”,还得清楚控制之“法”,方能让这一功能发挥最优效用,避免出现负面影响。比如说,对于那些自控力较好的孩子,父母也没有必要时刻神经紧绷,对其过于严格限制。其实,给予孩子适当的空间,让其锻炼自我规划安排时间的能力,对其成长或许助益更大,而不是让他们变成连何时发短信、打电话都要听从父母指示的“提线木偶”;又比如,在加强对孩子的设备使用管理时,在限制的同时也要注重沟通引导。毕竟,孩子被动“戒手机”跟主动“放下手机”有很大不同,只有加强沟通引导,孩子才能真正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否则,一味地强行限制,可能只会引发孩子的抵触情绪,适得其反。